第473章 虚惊一场(1 / 2)

不用回头我就知道是谁,但我还是回过头,郁冬站在我的面前。

他说:“别想了,谁对谁错是真是假,想多了头疼。我不要求你相信我,你跟着你自己心里的感觉走。”

问题是我现在心里没有任何感觉,如果只看表面的话,那郁冬真的挺不占上风,所有的矛头都针对他。

但是再仔细看的话,郁冬这次是被顾言之给算计了。

看问题从来都不能看表面,深一点,再深一点。

我踮起脚尖,把那朵摘下来的合欢花戴在郁冬的耳朵上,这么娘炮的打扮在他身上居然一点都不违和。

“郁冬,我就是相信你,也是相信我的判断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。”我仔细想了想:“阮姨失踪了之后,你乱了阵脚,但顾言之一直很稳,每一步都走的很稳,感觉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。”

“万一我比他还会演呢?”

“不管了,我就站在你这边,哪怕一条路走到黑。”

“哎,傅筱棠。”郁冬叹息了一声,捧住了我的脸:“你得多爱我才能连是非黑白都不顾了?”

“管他呢,谈恋爱又不是评道德标兵,还得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?”

“那万一你爱上了一个大坏蛋呢?”

“我这么没眼光吗?”

“不是,你的眼光棒呆了。”

粉色的合欢花很衬郁冬白皙的皮肤,我伸长脖子在他的唇上亲了一下:“我们一定能把妈找到,只要查到温采音在哪里。”

“嗯。”

小泗回来了,风尘仆仆地带了很多东西来看我,把一堆乱七八糟的摆了一茶几。

他们去了威尼斯,带回来威尼斯的标志性礼物,木头鞋。

她口若悬河唾沫横飞地跟我介绍他们的蜜月之旅,江翱就坐在她身边笑眯眯地听她讲。

小泗讲的我都打瞌睡了,这几天因为阮姨的事情我都睡不好,她这么一来我倒有了睡意。

我说:“跟我上楼,把我讲睡着了你再走。”

她真的跟我上楼,我回头瞪她:“你有毛病?”

“筱棠。”她忽然拉住我的手:“明天江翱的报告就要收到了,我好怕。”

我在楼梯上站住了,瞧着小泗的大小眼。

怪不得她今天话这么多,感情她还害怕。

我抱了抱她:“别担心,生死有命。”

“你会说人话吗?”她瞪我。

“冥冥中老天会注定,别像苦情戏的女主角一样,有些事情担心也没用。”

小泗在我这里没得到安慰,悲愤交集地走了。

我和郁冬送他们到花园大门口,今晚起风了,顶着风江翱对我们说:“回去吧,要下雨了。”

“明天的报告收到了,第一时间告诉我。”我说。

“你不是说,生死有命?”江翱笑了:“没事的。”

他回头看看小泗,压低声音道:“如果结果不好,以后照顾帮我照顾她。”

“呸。”我冷冷回绝:“自己老婆自己去照顾。”

送走他们,我和郁冬肩并肩往回走。

我问他:“是不是加了生离死别的爱情才会更加甜蜜?”

“得之不易会更珍惜。”郁冬紧紧牵着我的手。

“那我是不是太容易得到了?”我仰着头问他。

“我等了十几年才等到你,你说你太容易得到了?”他停下来,用手指戳了一下我的脑门。

“既然你等了我这么久,为什么不在我和顾言之结婚生子之前出现?”